首頁|滾動|國內|國際|運營|制造|監管|原創|業務|技術|報告|測試|博客|特約記者
手機|互聯網|IT|5G|光通信|LTE|云計算|芯片|電源|虛擬運營商|移動互聯網|會展
首頁 >> 熱點技術 >> 正文

工業互聯網布局提速:瞄準重點,仍有瓶頸要突破

2020年4月23日 09:54  澎湃新聞  作 者:吳雨欣

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工業互聯網的價值進一步凸顯。

近日,上海積夢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簡稱:積夢智能)CEO謝孟軍告訴澎湃新聞記者,“疫情讓越來越多的制造業看到,工業互聯網為精準調配生產、物資供需對接、遠程設備管理提供的便利,也讓更多制造業認識到開展數字化和智能化改造的重要性!

另一家工業互聯網平臺運營商智能云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簡稱:智能云科)品牌負責人阮慧平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危險與機遇并行而立,工業互聯網在發揮積極作用的同時,疫情期間也暴露出制造企業數字化程度低,工業互聯網應用普及程度遠遠不夠的問題。

從中央到地方,工業互聯網正獲得越來越多的政策支持。在4月13日出爐的《上海市促進在線新經濟發展行動方案(2020-2022年)》中,工業互聯網也被列入12大發展重點領域。

在后疫情時代,工業互聯網將如何進一步助力傳統企業協同增效,哪些產業、環節將成為突破口?有哪些發展瓶頸需要打破?

協同上下游產業鏈,助力企業復工復產

疫情暴發初期,醫用口罩、防護服、護目鏡等重點醫療物資上下游生產制造企業緊急復工,加班加點,但要保證生產并不容易。比如,一個口罩有五六種原料,合在一起分為三層,包括鼻梁鐵絲在內,都有不同的供應商。上下游產業鏈整合協同,工業互聯網功不可沒。

“供應鏈卡殼,這背后遠不是新開一條口罩生產線那么簡單! 積夢智能方面人士向澎湃新聞記者介紹,剖開其中的關節,一是平時面向供應鏈上游采購時,大量企業沒有開展精密計算,導致原材料采購預判不足,又未能及時獲取客戶計劃,無法合理排產,緊密對接。二是疫情期間,制造業中小企業的供應鏈結構相對僵化,上下游往往僅具備少量或幾個固定的合作伙伴,一旦某一個合作伙伴碰上突發問題,就面臨生產危機。

“積夢的工作就是利用我們的工業互聯網平臺, 使供應鏈上相關企業數據互通,實現信息共享,中小企業能夠及時獲取供給信息。根據下游企業需求、上游企業供給的變化來制定生產經營策略,并據此采購生產資料、組織生產,實現對供應鏈的精益管理!鄙鲜鋈耸肯蚺炫刃侣動浾呓榻B。

疫情期間,余姚的一家機床加工企業就找上了積夢智能。

據介紹,余姚的這家機床加工企業雖有部分自動化基礎,但沒有信息化、數字化手段,生產的調度、工單的流轉還是靠人。在積夢智能幫助其搭建工業互聯網平臺后,對設備、工單、物料、質量等狀態實時可視,實現訂單、庫存、車間等環節的廠內協同,可以進行遠程任務分配與進度管控,原來5人的產線雖只到崗3人,依然按期完成生產任務,生產效率提升40%。

另一家聚焦于機床加工領域的智能云科,推出的iSESOL工業互聯網平臺,也在疫情期間發揮作用。

據介紹,iSESOL工業互聯網平臺可以協助制造業主實現車間的信息化、數字化管理,車間有多少設備在干活、生產效率幾何,有多少設備在閑置,訂單的派工、發料、生產、質檢、物流等流程都可以一目了然。對于采購商、供應商間存在相互尋找、匹配困難的現象,iSESOL工業互聯網平臺也推出了相應的服務,在采購商平臺上提交加工需求后,平臺將以大數據分析匹配的方式,為采購商尋找到有相應加工能力的合作企業,促成交易。

阮慧平告訴澎湃新聞記者,疫情期間,智能云科基本能在10秒內響應用戶需求,平均3至5天完成交易撮合。另外,為了解決企業生產滯后、用工不足等現實問題,公司旗下的各類工業APP應用從2月7日開始,有3個月的免費試用期。數據顯示,其中,參與活動的iSESOL智能增效App,可助力企業設備平均提升5%-20%的生產效率。

工業互聯網面向哪些重點產業、重點環節

在政策面,工業互聯網獲得的支持也越來越多。

除了位列新基建,《上海市促進在線新經濟發展行動方案(2020-2022年)》中,也明確要加快發展工業互聯網。其中提及“打造面向重點產業、重點環節的行業級和通用型工業互聯網平臺,鼓勵企業利用能源、原材料、輕紡等產業電商平臺優化供應鏈采購、分銷體系。支持大型龍頭企業建設企業專網,建設20個具有全國影響力的工業互聯網平臺!

哪些是重點產業、重點環節?謝孟軍告訴澎湃新聞記者,汽車制造算是重點產業之一!斑@是因為汽車制造產業鏈相對完善,而且應用空間大。大型車企以供應鏈和質量為中心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可以實現上下游數據的打通,幫助企業質量提升、供應鏈管控。未來還會帶動眾多產業發展,如機械加工、汽車零配件、汽車內飾、自動化設備等! 謝孟軍說。

除了汽車制造,阮慧平認為,重點產業主要是指目前工業領域具有戰略性地位的產業領域,重點環節則是這些產業鏈的重點節點,也是最需要工業互聯網賦能的環節。例如電子信息產業、裝備制造業、汽車產業、生物醫藥產業、航空航天產業、鋼鐵化工產業等都是戰略性的重點產業。

“目前,工業互聯網平臺在電子信息產業、裝備制造業、汽車產業以及航空航天產業等領域應用較多,電子信息產業聚焦智能裝配、智能物流、智能檢測與個性化定制等,通過工業互聯網可以全面提升產品全生命周期管理水平。裝備制造業則是聚焦在車間信息化管理、供應鏈協同、增效降本等方面,希望借助工業互聯網賦能,全面提升企業信息化、自動化、數字化水平,助力企業降本增效和產業結構升級,實現智能制造! 阮慧平說。

政策也在支持大型龍頭企業建設企業專網。

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研究員張昊向澎湃新聞記者解釋,建設企業專網指的是在大企業內部先實現工業互聯網的全面、深度應用。

“工業互聯網本質上是要通過數字化手段實現各個生產環節的緊密協調。例如,使用新型感應技術獲知實時生產進度、原材料消耗、質量情況,使用大數據技術預測銷量并安排庫存和原料備貨等。如果是不同的企業,要讓他們都自覺自愿地加入一個工業互聯網平臺,可能需要很大的投入來勸說、協調。而讓大型龍頭企業先在自己集團下的分公司、子公司或關聯公司中做工業互聯網,可以自上而下直接推動,變企業間協調為企業內協調,容易在短時間內產生效果、擴大影響!睆堦徽f。

瓶頸和難題

工業互聯網平臺發展不是一蹴而就,要實現最終的智能制造尚有一段路要走。

謝孟軍告訴澎湃新聞記者,企業要經歷“流程化、信息化、數字化、智能化”4個步驟,這個投入是長期且不好預估的。中大型企業由于自動化和信息化的基礎好,實施起來更加迅速,也能更快的享受到數字化帶來的紅利。中小企業的瓶頸主要在于,缺乏信息化相關人才支持,信息化建設資金投入及能力不足。

在阮慧平看來,工業互聯網在發展中遇到的難題,可以從三方面來看:

一是數據采集難,短期內很難盈利。數據是工業互聯網服務的基礎,采集到實時有效的真實數據,并利用工業互聯網和人工智能技術,做深做透,才有商業盈利的可能性。目前國內工業互聯網火熱主要靠的還是政策推動,政府推動是目前工業互聯網如火如荼的直接誘因,但企業仍然保持審慎態度。數據采集量不夠,等于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另外,整個市場尚未探索出可操作可復制的盈利模式。

二是上云意愿的問題。企業客戶方面上云意愿并不強,而工業互聯網平臺又需要規模效應才能發揮出最大的作用,這也是桎梏之一。

三是工業基礎的問題。我國工業尚處于機械化、電氣化、自動化、信息化并存發展階段,是工業1.0、2.0、3.0“三浪疊加”的發展階段,在設備數字化、智能化方面與歐美德眾國差距較大,很多企業連自動化都還沒有實現,工業互聯網發展土壤還需培育。

對于企業主不愿意上云、上工業互聯網平臺的原因,阮慧平認為,一方面是因為企業主對工業互聯網缺少清晰概念。在國內人人都在談工業互聯,家家都在做工業互聯網平臺,各平臺服務有何差異?哪家平臺最適配自己的企業?上云上平臺后能帶來哪些明顯的收益?對于企業主來說比較茫然。另一方面則是一些企業資金緊張,數字化轉型如果前期的投入產出比不明顯,一動不如一靜,企業即便是有上云意愿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企業布局,助推在線新經濟發展

可見的是,產業界對于工業互聯網的接受程度在逐步上升。尤其在疫情過后,工業互聯網有望迎來一波高速發展,已成業界共識。如何抓住在線新經濟發展新機遇,積夢智能及智能云科都在布局。

“布局其實很早,我們一開始就和大型客戶共同運營工業互聯網平臺,不斷優化平臺性能,同時沉淀出針對于行業、場景的工業APP應用,憑借大型企業的實施經驗,積夢智能已成功賦能杰立化妝筆、振大塑膠、余姚博澤等隱形冠軍企業實現數字化轉型!敝x孟軍介紹,接下來,積夢智能的首要目標還是優化平臺,基于Apple供應鏈和上汽等大型企業經驗,推出軟硬件結合的產品組合和端到端全流程的軟件產品模塊。此外,會和一些行業龍頭聯合運營,集中挖掘行業企業需求,開發更多工業服務組件,集成更多企業需要的工業應用。

據了解,智能云科的布局則是從兩個層面來加快推動產業落地。一是加大平臺能力開放,構建工業App應用生態。重點推進平臺開放能力建設,加大開放力度,基于現有的工業互聯產品,面向全社會開發者提供工業App開發基礎設施。二是加快工業互聯網服務落地,打造社會化的協同制造模式。智能云科將通過iSESOL工業互聯網平臺工業大數據資源池,實現產業鏈上下游產能、生產設備等資源的實時監測、需求匹配和統一調度,并依托其他平臺業務服務和現有的工業App應用,最大化發揮平臺的資源統籌整合能力,全力打造社會化協同制造、價值共享的產業生態。

阮慧平進一步解釋:“在社會化的協同制造模式中,依托于大數據連接,全球將成為一個制造整體,產業鏈不斷重塑。簡單理解是,每個勞動主體都相當于一個‘可結算的智造單元’,天南地北的設計師、工藝師、中小制造企業、供應商等制造主體,都可以參與到同一個產業鏈中來,以價值分享的形式完成勞動任務與報酬結算,成為‘制造合伙人’。同時,消費者的個性化需求將得到最大化滿足,釋放出來的巨大需求也將助推制造業發展,助推在線新經濟的發展!

編 輯:章芳
免責聲明: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不代表本站對讀者構成任何其它建議,請讀者僅作參考,更不能作為投資使用依據,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相關新聞              
 
人物
王曉初:中國聯通不進行5G手機補貼
精彩專題
MWC19 上海 - 智聯萬物
2019年世界電信和信息社會日大會
中國電信5G創新合作大會
2019年世界移動大會
CCTIME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報價 | 聯系我們 | 隱私聲明 | 本站地圖
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備08004280號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
公司名稱: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未經書面許可,禁止轉載、摘編、復制、鏡像
网上gpk钱龙捕鱼怎么样打